中國西藏網 > 即時新聞 > 博覽

《歡樂頌》照常響起——探訪貝多芬故鄉德國波恩

彭大偉 發佈時間:2020-10-23 08:45:00來源: 中國新聞網

  中新社柏林10月22日電 題:《歡樂頌》照常響起——探訪貝多芬故鄉德國波恩

  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

  “歡樂女神聖潔美麗/燦爛光芒照大地!/我們心中充滿熱情/來到你的聖殿裏!”

  正午時分站在波恩老市政廳前的廣場,耳畔響起的不是德國城市常見的教堂鐘聲,而是貝多芬《歡樂頌》的旋律。

  圖為當地時間8月27日,波恩老城的貝多芬雕像。 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攝

  今年是這位誕生在德國波恩的偉大音樂家250週年誕辰,中新社記者近日來到當地進行探訪。

  在介紹德國為其籌備的約1000場大型紀念活動時,德國聯邦文化和媒體國務部長莫妮卡·格魯特斯形容貝多芬是“最著名的德國人”。儘管新冠疫情當前,眾多紀念活動不得不延期或取消,但波恩無疑仍是全球紀念貝多芬250週年誕辰的中心。而修葺一新、重新對外開放的貝多芬故居則是理解大師生平和創作的最佳入口。

  圖為當地時間8月27日,貝多芬故居博物館商店擺放的兩尊貝多芬像中的一尊戴上了口罩。 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攝

  路德維希·凡·貝多芬的確切出生日期已不可考。一般認為,他於1770年12月出生在波恩老城“波恩巷”20號一棟高三層、粉色外牆的巴洛克時期住宅。這裏如今作為貝多芬故居博物館對外開放。

  貝多芬在教堂受洗時的登記簿、在波恩宮廷樂隊時使用過的中提琴、創作第九交響曲第三樂章時用過的小本子……故居內一件件展品將人們帶回到貝多芬21歲前那個充滿變革的時代:當時,法國大革命“自由、平等、博愛”的啓蒙思想也影響到尚未實現統一的德國和生活在其中的貝多芬。

  21歲時貝多芬前往當時歐洲古典樂羣星璀璨的維也納,師從海頓。這一時期,貝多芬創作了後世最為耳熟能詳的一系列作品:《D小調第九交響曲》《田園交響曲》《迪亞貝利變奏曲》等。

  圖為當地時間8月27日,重新對外開放的貝多芬故居。 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攝

  在故居最上層,擺放着貝多芬的四個聽筒。晚年的貝多芬經歷了逐漸失聰的巨大痛苦。在與病痛的抗爭中,貝多芬創作了《命運交響曲》。故居特地提供了一個手機APP,讓參觀者可以“通過貝多芬的耳朵”聽到充滿耳鳴聲、模糊喑啞的《命運交響曲》。

  走出故居,貝多芬的身影無處不在。從老市政廳門口到老城內的店鋪,人們總能在不經意間與形式各樣的貝多芬雕像、招貼畫、紀念品偶遇。

  “你的力量能使人們/消除一切分歧,/在你光輝照耀下面/四海之內皆成兄弟。”

  今天的波恩除了以“貝多芬城”著稱,還是德國唯一一座“聯合國城”。1945年以來,曾在統一前作為西德首都的波恩見證了從德國分裂到加入歐盟,以及最終實現兩德統一、還都柏林的全過程。《歡樂頌》也被定為歐盟盟歌,象徵着歐洲一體化百年夢想所取得的現實成就。

  20世紀90年代以來,隨着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(UNFCCC)祕書處等機構相繼落户於此,波恩逐漸成為了全球氣候多邊進程的主要舞台。2017年聯合國氣候大會在波恩舉行,會場上擺放的貝多芬像成為了各國代表最熟悉的“波恩人”。

  圖為當地時間8月27日,波恩老城貝多芬故居前懸掛的“2020貝多芬年”廣告。 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攝

  貝多芬的影響早已超越了時間、空間和藝術形式,以至於近年大熱的探究人工智能的美國科幻劇《西部世界》也借安東尼·霍普金斯之口表達致敬:“貝多芬從未死去,他只是化為了音樂”。

  記者離開波恩時,德國疫情已開始反彈。短短數週,第二波疫情和二度“封城”已成為當地輿論熱議的話題。

  “我認為,疫情帶來的疏離感反而強化了紀念貝多芬誕辰這一主題。”貝多芬故居博物館負責人馬爾特·伯克爾表示,人們並未因此失去對貝多芬的熱情,現實恰恰相反——疫情期間全球各地的“陽台演奏會”和線上演出中,貝多芬的曲目扮演了重要角色。(完)

(責編: 王東)

版權聲明:凡註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